阿南

小透明花花💫:

大家 看过来呀✨🥳








上海的西珍妮看过来 划重点




12.22-23日,注意了是十二月的二十二和二十三号,这两天在上海为楷灿准备了特别的活动展览








具体福利时间看图 地址暂时还没有公布 公布了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








因为是我朋友的展览 所以我会以工作人员的身份过去帮忙 虽然我是下午场过去的哈哈哈








来偶遇本胖墩吧哈哈哈 现场福利很好的 大家看看图吧!








等具体地址公布了之后 我会在评论里揪三个仙女宝宝送这次展会的现场周边




大家多多参与关注呀!
















最后占tag抱歉🙏🙏

哇,我乐乐儿砸17岁啦!!生快呀!

麻麻希望你一如既往的开心下去!

要像答应好的那样和星星一起好好长大呀!

开朗乐观,热情友好的你从来都不会缺朋友,但妈妈还是希望你能有更多的机会去认识更多好的新朋友,开拓一下视野!

还有!!要好好学习!作为上海人!!不能掉面!绝对不能跟你那16个哥哥学成一口泡菜味的英语!

最后,乐乐加油!年少轻狂,一往直前。愿日后的你不悔如今做出的所有决定!我们的老艺术家乐乐一定会收到很多很多的喜爱的!😉😉😉


「59」Hello Mr.My yesterday

挖个坑埋点土:


“哥也太狡猾了吧!”


“什……”


“是啊!一个人偷偷躲在后面!”


“没……”


“看着我们出洋相!”


“不……”


“心里肯定在偷笑吧!”


“我……”


“现在也还笑呢!”


五六个大小子把张艺兴围在中间东一句西一句地左拉右扯,张艺兴无奈地扯着嘴角,连句话都答不上来,就被挤得人都看不见了。


“好了好了,”金俊勉看他一副风雨飘零无助可怜的模样,抓住他求救般伸出来的一只手,把人捞了出来:“闹个没玩了还。”


相比起其他人遭遇打击之后的愤慨,金俊勉的反应还是比较淡定的,毕竟他的资历摆在这里,之前也有类似的训练,所以还不算太难堪。


“哥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太丢脸了……”


连一向自诩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边伯贤都掩面哀嚎了,其他人也都耷拉着脑袋,一个个的团坐在角落里哀声叹气。


张艺兴从金俊勉背后探出身子来,看着他们蔫蔫的神情,有些于心不忍。


“好啦,以后开始练习,多做准备嘛。”


他转着圈把他们的肩膀拍了个遍:“这种事情习惯就好了,仔细琢磨琢磨,那些问题也不是很难回答的。”


吴世勋阴测测地抬头看了张艺兴一眼,突然眉眼一弯笑了起来:“那哥的理想型是怎样的啊??”


张艺兴被这个突然发问问得措手不及:“……啊,那个……”


都暻秀顺着肩膀上的手把张艺兴拽了下来:“对啊,有想过会找粉丝做女朋友吗?”


“这个……”


“结婚呢?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现在问……”


“合作过的人里有喜欢的吗?”


“我都没……”


张艺兴再一次陷入了问题的漩涡之中,而金俊勉放弃了拯救他的打算,和一旁的金珉锡攀谈去了。


 


「这种事情习惯就好了。」


——张艺兴又被堵住问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的时候,开始第一万零一次地后悔自己说过的这句话。


“不是我说,你们从哪儿找来这么多问题的?”


从朋友到对象,从现实到理想,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们问不出的。


朴灿烈捂着嘴巴科科地笑着,神秘兮兮地从背后掏出一本杂志来:“都是找前辈们遇到过的采访,怎么样,聪明吧?”


……是说这些问题怎么有一种专业又熟悉的感觉。


张艺兴深吸了一口气,拱起手来:“佩服佩服。”


朴灿烈拎着杂志的一角抖了抖,傻呵呵地乐起来,然后被张艺兴一巴掌糊在脸上推到了旁边:“那拜托能不能先让一让,我要上厕所!”


朴灿烈耸了耸肩膀,给他让出路来,却突然双手合十拍着杂志道:“哦对了哥,现在好像伯贤在呢。”


“?他还在?他都呆了半个小时了!”


“别不是拉肚子吧……”


张艺兴嘟囔着来到厕所门前,敲了敲门:“在干嘛呢?”


里面没人动静。


张艺兴狐疑地看了朴灿烈一眼,朴灿烈立刻举起手来:“我发誓,我没看到他出来!”


“说不定只是你没看到而已……”


张艺兴只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犹豫,然后果断地推开了门——


“啊啊啊啊!!!”


边伯贤正站在洗手台前,被惊得跳了起来,脚一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幸亏千钧一发之际扒住了毛巾架,以一个诡异的姿势稍微稳住了身形。


张艺兴连忙伸手去扶,可是却光顾着去够他,没有注意脚下,一不小心绊住了,直接扑到了边伯贤的身上。


“哎哟!”


这下边伯贤的屁股是结结实实地摔到了地上。


朴灿烈见状也要跟进来——


“停!!!!”


边伯贤疼的龇牙咧嘴,却还是举起手比了一个‘停’:“别别别别进来了,你再摔过来我真撑不住了。”


朴灿烈收住了脚步,缩回了伸出的援手,然后憋着笑表情复杂地看着里面挣扎的两个人。


张艺兴撑着地爬了起来,他摔在边伯贤身上,倒没磕得很厉害。


边伯贤捂着屁股半天直不起腰来,哼哼唧唧地挂在张艺兴的身上,两个人像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互相搀着扶墙到客厅沙发趴着去了。


“哟,这是怎么了?”


刚下楼的金钟大看着咸鱼一样瘫在沙发上的他们,好奇地问道。


“刚刚摔了一跤,”跟出来的朴灿烈顺势答道,还凑到金钟大耳边补了一句:“在厕所里。”


金钟大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踩着肥皂啦?”


“说什么呢!”


边伯贤抗议道:“我可是在努力练习啊!练习!”


“……在厕所里练习?”


张艺兴扭过头,一脸惊奇:“练什么?”


边伯贤却突然闭紧了嘴巴,脸色有些不自然。


过来坐在旁边的金钟大却突然笑了起来:“是在练wink吧哈哈哈哈——”


“wink?!”


张艺兴和朴灿烈的神情从好奇转为了打趣:“你还在练这个啊?”


边伯贤不吭声,耳尖有点红了。


“他原来在房间里练来着,被我发现了还说不是呢,”金钟大大概想起了发现边伯贤偷练wink时的神情,忍不住乐了起来:“结果偷偷跑去厕所对着镜子练了吧。”


“行啊你,还挺有领先意识的嘛。”


边伯贤的脸还没有转过来,张艺兴用肩拱了拱他:“练得怎么样了给我看看。”


“不要。”


“哎哟还害羞了,”朴灿烈也围坐过来:“我还真没想到这招,诶给我说说,你还做了什么功课。”


看来自从开始新的训练之后,大家都对业务很上心啊。


张艺兴想了想,自己原来练wink也是练了很久的,还要对着镜子琢磨各个角度,非常羞耻。


除此之外种种‘营业’也不能落下,当然练到后面他也习惯了,其实最主要的大概就是要抛弃这种羞耻心,尽情耍帅就对了。


……有的时候还要卖萌。(其实是多数时候(其实更多数时候本人并没有意识到))


不过,虽然面对舞台和镜头的时候,张艺兴还算得心应手,但是其实私底下还是不太愿意“展示魅力”的,首先,周围的人都是同事和朋友,没有什么展示的必要,其次,他自己也觉得动不动这样有点太骚包了……


真正的男人,应该成熟、稳重、有魄……


“哥?哥!”


“……啊?啊?什么?”


张艺兴被拽着手臂回过神来,发现其他三个人全都盯着他。


朴灿烈又重复了一遍:“给我们演示一下。”


“演示什么?”


“wink啊!”


“……”


是了,张艺兴记起来了,在特殊练习的初期,大家曾经陷入一个激烈攀比相互营业的魔鬼时期,一群大男生对着同为雄性的彼此疯狂散发荷尔蒙,堪称动物世界大型求偶现场。


然而实际上并没有一个买账的对象,大家都在反复讨教中争取进步。


哎,想象一下这些孩子挨个抛媚眼的情境,真是鸡皮疙瘩都能掉一地。


张艺兴警惕地看着他们。


“快点嘛~”


边伯贤扭着身子开始撒娇。


“咦恶~”


另外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抖了抖,张艺兴‘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迈开步子就往出走。


“干嘛去啊?”


边伯贤问道。


“上厕所!”


张艺兴甩脱了边伯贤的手,脚步匆匆地逃跑了。


开玩笑,被一群臭小子按着展示放电,不要太奇怪哦。


他已经决定了,这段时间要躲着他们走。


张艺兴蹑手蹑脚的回了房间,左顾右盼地怕又被他们抓过去,直到关上房门之后才觉得安全了一点。


哎,也是很辛酸了。


都暻秀戴着耳机在电脑前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张艺兴本来以为他还在追番呢,结果走近一看,居然是他平常从来不看的综艺节目。


“……”


看来大家学习的劲头真的是很足了。


可能张艺兴盯着都暻秀后脑勺的视线太过强烈了,他好像察觉到一般转过头来,对上了张艺兴的目光。


偷看被发现的张艺兴讪笑了两声,打岔道:“暻秀啊,看什么呢。”


都暻秀没有说话,只是睁着他的大眼睛看着张艺兴。


张艺兴被看的心里发毛:“怎……怎么了?”


“……哥啊。”


好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都暻秀终于开了口,可是斟酌了半天的话头却又这样止住了。


看上去好像是要向自己求教的样子。


张艺兴决定贴心地引导这位迷茫的少年,温和地问道:“什么事?”


“你……”


都暻秀嗫嚅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问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个人技啊?”


“哦……这个个人技……”


等一下。


个、人、技。


个人技?!!!!


“没有!”


张艺兴打了一个激灵,迅速地否认了。


那种羞耻的个人技真的很难以启齿啊!


都暻秀有些意外于张艺兴过激的反应,有些愣怔,缓缓补充道:“那准备……”


“不准备!”


张艺兴又一次迅速的否认了,然后顶着都暻秀那双仿佛在诘问着的大眼睛的压力转身拔锁开门一气呵成转身出去了。


“……”


就这样被抛下的都暻秀觉得莫名其妙:“我就是想问问哥晚上准备吃什么……”





*明天就要见到张PD了好激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